当前位置:主页 > 收藏资讯 >

青铜器拍卖行情在2017年走向新的高峰

分享到:

作者: rspm  更新时间: 2017-12-23 17:26

青铜器,绝对历史悠久,早在夏朝就有,是代表了一个时期的生产力重要关键元素,象征着从石器时代到铁器时代的关键不可或缺的环节,流传至今数量都是不可多得的。其次,青铜器,即便在盛行的当时,都是只在高层贵族之中使用,甚或是祭天等场合,那绝对不是平民百姓可以接触到的物件。整体看来,青铜器都是收藏界的顶级藏品,从历朝历代说,能够收藏青铜重器的无一不是最高端的收藏大家。伴随着今年,收藏行情的逐渐扭转颓势,走向更新的高峰的阶段,在2017年青铜器无疑走出了非常耀眼的成绩单。

艺术品拍卖关注之青铜器

艺术品拍卖关注之青铜器历史悠久形制多样
青铜器是用红铜、锡、铅的合金铸造而成,也是我国传统造型艺术之一,它不只具有实用价值,并且还有赏识价值。青铜器历史悠久,早在夏朝时期就制造出了很杂乱的青铜器,如酒器爵、食器鼎以及青铜东西、武器和乐器等。到商代晚期和西周前期,我国青铜器制造达到了鼎盛时期,器物的形制和纹饰可谓形形色色。那时青铜器仅仅上层贵族享用物品,一般平民百姓无法享用。直到公元前3世纪,青铜器不再为少数人专用,而成为寻常百姓的日常生活用品。

艺术品拍卖关注之青铜器市场稀见价格低估
在艺术品市场上,青铜器一向是出资范畴的“龙头老迈”,且很早就现已断定。宋代《宣和殿博古图》曾记载:“故有得一器其直为钱数十万,后动至百万不翅者。”青铜器的出资回报率一向很高。民国时期的北京琉璃厂,那些发大财的古玩商,不少是以“吃金石”居多,其时,一件周代铜鼎可换一大堆清朝康雍乾官窑瓷器。
上世纪90时代国内鼓起艺术品拍卖后,因为遭到法规方针等外界要素制约,市场上很少见到青铜器,如果有拍卖的话,也仅仅个别现象。如1995年上海朵云轩曾上拍一件商代青铜夔纹觚,评价50万至60万元,其时并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重视,成交价仅为75万元。
2001年,纽约佳士得推出一件西周青铜酒器——“皿天全”方罍器,存世量很少,特别是硕大的器型更在市场上稀有。这一酒器上拍时,遭到了国际各地藏家的火热追捧,终究被一法国私家藏家以924.6万美元收入囊中,此价创出当年亚洲艺术品拍卖的天价。该纪录诞生后,在国内引起强烈反响,各大媒体也纷繁予以报导。惋惜的是,该拍卖纪录一向坚持到2017年,换言之,整整16年未被打破,在这期间,书画、瓷器等拍卖纪录屡次被改写。因而,有专家认为,从宋代正式敞开的古玩保藏,一向被列为头号藏品的青铜器,却在20多年中遽然“不值钱”了。比方,2006年一件青铜爵只卖到10万元,带铭文的15万元,如果有斑纹,也就是20万元左右。

艺术品拍卖关注之青铜器

艺术品拍卖关注之青铜器异军突起重现升势
2017年,青铜器总算重现曙光,先是纽约苏富比传来喜讯,一件由美国纽约一家艺术馆供给的“商代青铜酒器青铜鸮纹方斝”以810.4万美元成交,创下青铜器全球拍卖第二高价。之后,纽约佳士得又捷报频传,一件“商晚期安阳青铜贪吃纹方尊”以3720.7万美元成交,折合人民币2.57亿元;“商晚期安阳青铜贪吃纹瓿”和“商晚期青铜羊觥”同时别离以2712.75万美元成交,折合人民币1.87亿元。
在国内拍卖市场上,西泠印社2017年春拍推出了“西周宣王五年青铜兮甲盘”,这是南宋仅有存世的宫殿旧藏青铜器,上拍后遭到众多藏家追捧,终究以高达2.12亿元成交,颤动全球。
实际上,青铜器拍卖在2016年就呈现发动迹象。如我国嘉德秋季拍卖会曾推出叶恭绰旧藏“清晚期周毛公鼎六名家题跋本”,上拍后以1138.5万元人民币成交。虽然2017年青铜器亿元拍价频现,青铜器价格仍没有到位,随着国内藏家越来越成熟,对青铜器价值也会有新的认识,或许不久的将来,青铜器或从头坐上藏界“扛鼎”的宝座。

青铜器的行情,从纵向来说是艺术品收藏整体市场向上的一部分,是整体的共同向上的一个过程。但是另一方面,从横向来说同比青铜器与其他类别的比较,比如比之瓷器,比之字画,比之红木等等,青铜器无疑在经历了一个更低的低谷,然后到今天终于走向了前线,走出了应有的价格档次。而且,青铜器更应该关注到的点是数量,青铜器的辉煌时期距离现在相对是太过于遥远,也直接影响到了存世的青铜器,尤其是品相好的青铜器,更是少之又少,面世一件就被众人争夺一次,后来者也许就无机会能够再得到心头喜好的青铜器了,因此把握当下关注青铜器是非常重要的。

相关专题

更多>>>